黄片视

就像是很敬重的一个人,忽然要与世长辞,而自己却无能无力一般。

“活了百万年,本就是在消耗自己。一千年前,妖界的人为了撬动封印,做了不少事情。”

朱雀叹息一声,仿佛一下苍老了下来,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。

“他们破坏封印的同时,我也在修护封印,耗费了太多的心神,我已经消耗殆尽了。”

苏子衿心中一沉,悲哀在心头弥漫。

朱雀活了那么长,一直都在为这个世间镇守穷奇,没人记得他,他也没再有任何朋友亲人。

在孤独中活着,在孤独中死去。

那得多强大的内心,才能苦熬那么久?

这样的人,让苏子衿怎能不敬佩?

苏子衿如今不知道的是,有人比朱雀熬得更苦,更久,更执着。

“可穷奇也经历了百万年岁月,难道它不会削弱么?”

“他在休眠,而我却要一直维护封印…”

雨中执伞站立的天仙攻美女气场强大

朱雀说到这里,苏子衿全都懂了。

“你不必难过,我们萍水相逢,生死有命,我完成了我的使命,无愧于天地,无愧于上古诸神,走得坦荡。”

苏子衿一怔,说不出心里什么感受。

历经百万年岁月,心中依旧正气凛然,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同时,又能够淡然的看待一切,这该是怎样的一种境界?

“你回去吧。”

“是,前辈。”

此时,水无波和水无月忽然冒了出来,给苏子衿带路。

一行三人一直往外走,直到走出了地下宫殿。

苏子衿已经把路线给记牢了。黄片视

“姑娘,我们就送你到这儿了。”

苏子衿点了点头。

“姑娘…”

苏子衿惊讶的回过头看向水无波,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“有话直说吧。”

“时日无多,好自珍惜。”

苏子衿心中一痛,一阵苦涩蔓延。

她中了鬼夜叉的毒是真的,顾临渊制造的死不生给的解药是假的。

她的毒,一直都没有解。

所以,她越来越嗜睡,吃什么也没有胃口。

那是她时日无多的征兆。

她曾经是医生,她的身体,她懂。

也正是如此,她才拒绝了顾临渊要给她转换身份的提议。

她不想忙活到最后,顾临渊的妻子刚过门就死去。

那等同于点亮了他的希望,给他开了一道幸福门,却在他进门之后,瞬间掐灭了所有的光芒。

那样太残忍。

每一次以为要幸福了,最终却是一场空,这样的滋味,她承受了两次。

她不愿意顾临渊重蹈覆辙。

“我还有多少天?”

“差不多,一年。”

苏子衿点了点头:“谢谢。”

紧接着,光芒一闪,苏子衿离开了梦境,睁开了双眼。

她此时才恍然发现,她的枕头已经被泪水打湿了。

她转过头,身边的顾临渊还在熟睡,他的睡颜,是那么的好看,安详。

这一次入梦境,她没有很激烈的反抗挣扎,所以也没有如同做恶梦一般,惊醒顾临渊。

苏子衿深吸一口气,泪水无声的滑落,她紧紧的看着顾临渊。

还有一年,这一世,就结束了。

她其实,舍不得。

«
»
Tags: